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u078 的博客

电影、音乐还有你!

 
 
 

日志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静水深流,李安的悲悯与自我找寻  

2016-11-13 11:2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静水深流,李安的悲悯与自我找寻 - zhaozhu078 - zhaozhu078 的博客

 

首先必须声名一点,我对技术一窍不通,所以对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所谓的120帧3D画面,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太清晰,太真实了,除此之外无他。我更在意的是李安一以贯之的东方哲学在好莱坞电影中的体现,以及这个大男人内心深处满满的温柔和悲悯情怀。

 

从故事而言,《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部标准的美国主旋律电影,不同于迈克尔·贝、罗兰·艾德利奇式的武力炫耀,或是斯皮尔伯格、莱德利·斯科特的中正之余的偶露峥嵘。李安,作为一个中国文士,自始至终都保持这一种不疾不徐的姿态,却又能绵里藏针,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深深地扎痛你。

这一点,从电影中许多细节可以体会出来,不只是本片。从李安的大多数电影里,都能看到这种激烈的思辨气质,但是又都能包裹在一个温容如玉的君子胸怀之中。

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受,从第一眼看下去,就能判断出《比利林恩》是部美国主旋律(此处插播一条,从某些气质来说,《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很像前几年热门的小众美国征兵爱国电影《护送钱斯》),但是看到一半,人物次第登场,故事渐渐展开,特别是其中反战派的姐姐,利用英雄的球队老板,还有寻找机会的好莱坞经纪人,甚至不屑的球场保安,观众等等一一登场后,却会让人开始怀疑,李安难道是想拍部反战电影吗?

特别是,当细节中一直铺陈的女拉拉队员登场,而且跟林恩眉来眼去,干柴烈火之际,我几乎心如死灰。因为按照一般电影的套路,这就是物极必反的征兆。于我而言,这或许从剧作上是正确的,但是绝对会毁掉这部电影的情操!

幸好,李安从来不会这么简单。他最终始终还保持着一个谦谦君子的美德,给了这个原本就已经非常残酷的人性故事,一个还算圆满的结局——女啦啦队员回来了!

鉴于不过分剧透的原则,具体故事情节,请各位看官自己去影院欣赏领会。

 

从剧作角度而言,李安选择的还是一条奇峰险径。按照一般美式主旋律大片的讨论,这部电影的大结构其实没有任何差错,但是在细节处理上,尤其是散板的节奏和如同羚羊挂角般闪回的处理,却几乎是在挑战普通观众的观影习惯。

特别是比利在如梦幻般的英雄之路过程中,时不时突如其来插入的伊战场面,表面上看两个场景毫无共同之处,但是对于比利和他的同袍来说,那却是刻骨铭心的回忆。其中,在半场表演时,漫天的烟花与RPG共舞的场景,绝对是神来之笔,在120帧画面的渲染下,有种别样的讽刺意味,象征彼处与此处,皆非真实,而真实的人生往往被掩盖在这些浸透了呼号、歌颂、血与骨的宏大之后。

 

于个人而言,从剧作和人物方面,对本片最喜欢的是对女拉拉队员的处理,以及对比利营救的班长的刻画。对女拉拉队员的处理,给出了一个悲天悯人,而且完善自我的电影人格。对文·迪赛尔饰演的班长的处理,寥寥数笔,却塑造出一个几乎完美的美国军人形象。当然,对于那个神来之笔的“梵天“神像,我还没有理解透,只能认为是向《少年PI》的复盘,以及对东方神秘主义哲学的致敬。

此外,提请大家注意,虽然影片是以比利·林恩为主角,但是整个B班,甚至包括已经死去的班长和那个神出鬼没的中队长,影片中都有细致的散笔写到。看似满不在乎的少年面孔之下,掩盖的是他们对于战争、对于初次杀人的恐慌,以及对眼前突如其来荣誉和有可能存在的金钱的惶惑不安。还是那句话,李安是个谦谦君子,他把所有的问题都点破,但是并没有深究下去,没有揭开疮疤,还要逼着你凑到眼前去盯着看,他点出所有问题的作用,仍然是为了展现人世的无常,人性必然存在的卑微甚至龌龊,以及最终,B班战士和比利一道做出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