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u078 的博客

电影、音乐还有你!

 
 
 

日志

 
 

《我的前半生》:因为现实,所以更加亦舒  

2017-07-14 21:1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前半生》:因为现实,所以更加亦舒 - zhaozhu078 - zhaozhu078 的博客

 

时代在进步,但是也必须经历一个过程。八十年代亦舒女士创作《我的前半生》时所代表的独立、自强的现代女性,在当时的香港社会其实也是凤毛麟角,即便是如今,在受众更加广泛的中国内地,也不能算是大多数

诚然,子君在电视剧里刚出场的几集里,一副活脱脱养尊处优,无所事事少奶奶的模样,确实有点讨人厌,这也是《我的前半生》让不少观众,特别是原作读者不满的地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类疑神疑鬼的少妇形象,在当下中国都市中确实是存在的,而且从电视剧创作的角度来说,“作”后努力,表现出人物的成长、转变以及复杂性,这么做也是非常必要的。

说到经典文学作品的改编,取其神而不重其形才是高明的做法。毕竟从小说到剧集,载体不同,表达方式不同,受众也有所区别。亦舒的小说《我的前半生》自我,以抒情、说理为重,大量心理活动,姿态的展现。但是改编成剧,就必须通过更多具体的事例、桥段来呈现。甚至要补足原作中简单几句带过的前史,让观众跟着子君这个人物一同挣扎、隐忍,一直到成长。

所以,关于罗子君的众说纷纭,很多情况也是仅仅基于早期一点剧情推演而角色的故事还在继续,人物还在成长,早的判定是有可能错过一些点晴之笔的。假如一直追看下来,比如现在电视台已经播出到的十五、十六集内容来看,子君的蜕变已经开始,原作里那个叫人喜欢的子君,独立自强,而且懂得适应生活的职业女性,已经正式上线。而此前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让剧集更好看,剧情更跌宕,人物更鲜活、立体,把原作没有具体表现的转变过程都细致描摹了出来。

并且这个过程,编剧根据当下中国的现实,特别是把故事放在上海之后,魔都的高雅、精致但又市井气十足的氛围,都巨细靡遗地展现了出来。子君的转变也并非一帆风顺,孩子的失落,老金的出现,以及家人对她和老金关系的推动,其实都是在表现子君的纠结和抗争。究竟是认命的接受女性就该依附于男人?还是继续通过自己的双手去独立撑自己幸福?有了纠结,才让人物更加丰满。而这些显然要比死板地坚持原作中几句“要有姿态”来得更加深入人心,也更叫人信服。

另一方面,从剧集开场就一直以独立职业女性示人的唐晶,到这几集开始,也越发显示出她内心对感情纠结的一面。与贺涵分手,与普林斯顿海归约会,这些都是剧集为了塑造人物而写的曲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制造冲突的必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的前半生》忠实的是原作的神,而并非亦步亦趋跟随故事的形。

最后说说子君、贺涵和唐晶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吧。贺涵这个人物,应该是剧集最大的改编。把他提亮为剧集男主角,首先是因为这个角色集中了所有当下中国优秀男性的优点,正派、深情、有担当。这样的男人,无论是谁都会爱的吧?反倒是一直身在福中的唐晶因为自身的问题她对贺涵的不能完全信任,她在两人关系中的弱势所带来的不安全感,以及她们互相都有的强烈的事业心等等,让她在这段感情中一直纠结,甚至反复了起来。而眼看着子君一步步回归正途后,相互扶持的贺涵与子君,渐渐在心中默默有了一点好感,也是在所难免的事了。而这种所谓的三角关系,编剧的尺度其实拿捏得恰到好处,可以说是发乎情止乎礼,并没有所谓狗血的桥段,这也是编剧遵循亦舒女士“女人姿态一定要漂亮”的一贯主题来写的。至于他们之间最终情归何处,估计还得看到最后,切不可妄加评断,否则就辜负了编剧辛苦写出的一段段好戏了!

最后八卦一点,亦舒女士大女人了一辈子,但是终究也找了一位如贺涵般优秀的男士共渡余生,可见她终究还是依赖感情的。这才是现实,也是时隔三十多年后,《我的前半生》被搬上荧幕,更进步,也更有姿态,更亦舒的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